他抬首展颜一霎天光破云层,
明媚了所有触目不可及的风景。

关于

等我考完试,我会在这两个朋友圈里写一个小甜文~

【李泽言的普天危机】(一)

沙雕文预警,这是一个小畜生教老畜生漫漫追妻路的故事


(一)

 

李泽言隐隐预感,这个月,和他生肖犯冲。

 

 

他苦苦追求半年载,想方设法威逼利诱,连色相都快出卖了,可那小制作人硬是没明白他用心良苦的少男心。

 

 

好在那个小老板对她四周的莺莺燕燕也是一副懵懵懂懂的纯洁男女友谊情。

 

 

她隔壁双商250的许教授,没追到她。

 

说明她不需要一个250的男朋友。

 

她奔赴国家第一线的学长,没追她。

 

说明他的恋人是这个国家。

 ...

【愿来年早春,

            能剪侯府几枝春梅】


侯爷风骚又浪漫的情书~


写了好多好多遍,都快默写出来啦!

如果我说约稿,会有富婆理我嘛?

如果没有的话,睡一觉后接着问……

呜呜呜呜呜呜……微信钱包只剩吉祥16.8元

价钱好商量,同人,BL,原创,议论文,读后感!!!

【无情】 江月见重山·叁

熏夏的热情终于在傍晚五点飙到了高潮,天边火热的霞光不要钱似的辐射至地面,将平日里早就冷却的地面蒸得发软,在前方汽车缓慢移动的过程中,以翻滚的热浪,显而易见地告诉我车内外的温差。

 

 

师兄叶问舟行云流水地将汽车开至一处高档的酒店停车场,单手随意的搭在椅背上,而后从善如流地一把抚过我头顶:“想什么呢?”

 

我被他不轻不重地拍了拍脑袋,视线从天边的霞光落到了车把手上,闷闷地摇头:“没什么,就是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我早听说诸葛先生待人温和,平易近人,他带出来的徒弟自然也不会有傲慢无礼之辈———下车,进去吧。”

 

我懵...

上课摸鱼来一发


百乐笔真好用~

无情 【江月见重山 贰】

因为要开学了,所以往后更新会慢一点,只要各位小天使支持喜欢,我就有动力啦~


爹妈回家抱着盛崖余痛哭一场的场面一度让我以为他是二老失散已久的儿子。

 

父亲一步三望地送走了来接盛崖余的汽车,回首老泪纵横,抱着我妈又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何止莫名其妙,简直是毛骨悚然!

 

 

 

 

我从小畏火,总怕煤气灶的蓝焰会烫了我手毛,自我有了独立的支付宝微信支付密码和余额之后,三条街外的那个美团小哥和我已经是6年的微信好友,我戳着自动笔在纸上画了一道菜,支着下巴有点回味:改天问问他附近是不是有会做茄子年糕的店……...

无情 【江月见重山 壹】

父母回家的样子活像火燎了屁股。

 

两人一左一右把我从床上挖出来,架着我满脸焦灼。

 

我纳闷:“我得了不治之症?”

 

两人摇头。

 

我想了想:“其实我不是你们亲生的?”

 

两人还是摇头。

 

我道:“我既没有性命之忧,也是你们的亲身骨肉,还有什么可着急的?”

 

母亲撩起额前的碎发,颇为责怪地打我一下:“你这孩子!隔壁装修了怎么不和我们说?”

 

我嘴角一抽,心道隔壁装修关你们什么事。

 

两人见我半天没动静,又站了起来,母亲更是跺了跺脚:“哎呦可急死我了!我俩...

无情 【江月见重山·序】

“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像和风从静谧的世界琴弦里带来的夜曲,像朗照溪水的月色。”


我读到这段话的时候,亲友在群里互掐,信息提示跟中毒似的应接不暇,我瞄了眼她们互掐的原因,发现是个适合白日做梦的无聊话题:


竹马和天降,哪个在一起的可能性大?


我:“………”


信息刷屏似的往上推去,我在渺茫的大群里弱弱地发了一句:不如试试竹马转天降?


此话一出,全员肃静,不过半晌,我就被踢出了“男人墙头如草吹”这个群。


印象中,我记得我也有个竹马的,只是印象终归是印象,那印象中应该两小无猜心细如发...

【我的亲爹成为了我的上司怎么办】

沙雕文预警


我朝夕相处20多年的老父亲,是个深藏不露的总裁。


树洞你好,最近我很凌乱,凌乱到我可能都不是爹妈亲生的。


这件事听上去不可思议,可他确实发生了。


我朝夕相处20余年的父亲,是个深藏不露的总裁。


看到问题,我想你大概和刚得知这件事的时候的我一样,满脑子的“靠!玩我吧!”的心态……


事情的经过要从我出生时说起。


我姓李,普普通通的一个姓,出生于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我妈退休前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一线干警,我爸之前是某大公司普普通通的无名小白领,他俩是在马路边认识的,然后结婚怀孕生小孩,一...

1/20

© 但为君故✨ | Powered by LOFTER